[小小说]:【旧作】微型小说撷英——市井麻辣烫 2017-4-7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太极一兔

原作者: 太极一兔



 (一)
(天雨。某售肉点。)
甲:老板,这猪肉怎么卖的?
乙:十五元一斤,是本地猪,刚进的。
(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之后,甲兴冲冲地携肉骑电动车离开。少顷,又怒冲冲地骑车携肉而返,狠狠地把肉袋摔到肉案子上,厉声质问:)
甲:真是无奸不商;买的不如卖的精啊!我费了半天事才把这块肉肚囊子拣出来,你什么时候又把它塞进去了!?
乙:别激动,先看看你是否少了东西……。
甲:(脱下雨披,搜身。一番折腾之后)钱包!我的钱包不见了!
乙:我这儿有一个钱包,不知……。
甲:那一定是我的!
乙:怎见得?
甲:黑色的,里面有五百一十多元钱和我的身份证……。
乙:再没别的了?
甲:只有这些了……。
乙:是的,这里面有五百一十二元五角整,还有您的身份证。给。
甲:……。
(二)
天傍午。街市一角。一老者正在整理卖剩下的葱,一个中年男子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大爷,葱怎么卖的?”
老者答道:“两元一斤,就剩这些了,也就三四斤吧。我要收摊回家,今天不卖了。您全要的话我按一元五算,只收您五元……。”
中年男子:“菜都是现吃现买,我要那么多干什么?……好吧,看您这么大岁数,风里来雨里去的,赚点钱养家糊口也不容易;况且反正葱也可以放几天,我接下来这几天也抽不出时间到市场买菜,就都留着吧。”
中年男子匆匆离去。约莫过了半个钟头,他又有事路过,看到那个老者仍蹲在那儿,一边啃着干粮一边卖葱,旁边放了足足有二十多斤。
“大爷,您又出来卖葱了?”
“……”。
(三)
春日。某小区街道。一卖梨的身材瘦小的农民打扮的小贩,正在和一看上去能小他十岁,但粗壮结实的男子争吵。只见男子用手扯着他的秤杆,试图夺过来,可小贩则一手紧紧地护着秤盘,一手死死地把着秤杆和秤砣,极力地往回抢夺。
只听男子气愤地说:“太可恨了!我来看望老人,买了你三斤梨却足足让你少了八两。退货!”
商贩滴溜溜地转动着眼珠:“东西你已拿走了又回来,谁知道……。”
男子勃然大怒:“奸商!竟敢侮辱我的人格!走,找工商评理去!”
商贩立时软了下来:“今天风大,也许让风刮的……。”
“一派胡言!你还敢狡辩!即使真是风刮的也只能称得多,怎么可能少那么多。今天我也不想占你的便宜,要么把梨退了,要么你跟我一起到工商验秤去……。”
这时,旁边一老者凑了过来:“后生,得饶人处且饶人,谁都有疏忽的时候,他这么大岁数,也许一时眼花……。”
小贩立时老泪纵横:“是呀是呀,您就可怜可怜我吧,我都五十多岁的人了。我给您添上两个还不行吗?……”
“听你的口气,反而是我的过错了。我们就事论事,敢做就要敢担当,别拿岁数压人!论岁数,我也接近五十了,但我不吃任何人的气!”男子愈加气愤,转向老者:“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用不着你在这里充当好人,拉偏仗!”
老者听了悻悻地离去。
二人僵持了许久,各不相让。男子一时性起:“松手!再不松手我要折了!”
小贩闻言普通一下双膝跪地,叩头不止:“老弟,我们低头不见抬头见。我也不是做买卖的,谁能保证不出错?我们出来挣钱也不容易。我光棍一条,只有老爹爹和我在一起过活,老爹爹还有病瘫痪在床,就指望着我栽的这几棵梨卖的钱养家糊口了。现在也不背您了,我承认是我在秤上做了手脚。那么我知错改错,如数称给您好不?您就大人大量,高抬贵手,可怜可怜我们吧。”
男子闻言立时心软了:“好吧,看在老人家的面子上我饶了你。以后可不要再干这种缺德事了!”
“那是!那是!”
……
又到了周末,男子准备前去看望老人,一出门正巧就逢到了那个小贩,正坐在一手扶拖拉机上与一大群妇女讨价还价,车上满载着四五筐苹果,还有两三筐梨,以及两三箱敞开的葡萄,身边还坐着一位中年妇女。只听小贩口中念念有词:“走南闯北,信誉为先。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什么?怎么可能呢?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们夫妻做买卖二十多年从来没有骗过谁!……”

此文章共有篇 0 评论。 [查看评论]

保存到硬盘  把本文发送给好友:)  打印:【旧作】微型小说撷英——市井麻辣烫

  版权所有: 乳山信息港  〖管理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