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小札]:一个小人物的骄傲 2017-3-9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冀成

原作者: 冀成



 逍遥自在地再干几个月的工作,就得内退回家歇着去了。有的时候坐在老板椅子上静静地琢磨琢磨,心情还真是挺沉重,也挺烦躁的,也就不愿意再去扯落公司里这一些尔虞我诈,乱七八糟的人情世事了。
近一段日子以来,我总是好寻思着让自己静下心来,专心致志地整理出一部有自己特点的,感悟人生,感悟生活的文字,出版一本像样的杂文随笔文集玩玩心情,也借以安慰安慰自己这颗已经被工作和生活击撞得伤痕累累的心灵。
说实在的,我之所以想要出一本杂文随笔这类的书,不外也就是希望让一些亲友、同事和读者通过我所写的这些文字,透视、思考、解剖一些生活在社会底层,心里矛盾,思想混乱,生命暗淡的,灰色的小人物,他们究竟是怎么工作和生活的。如果读者们阅读了我所写的这些文字之后,能够不由自主地就去琢磨琢磨自己的日常工作和生活,能给自己的生命增添一点色彩,我也就心满意足了,至于其它的什么,我也还没有深思熟虑地去想过。
这些年来,我的日常工作和生活其实都挺简单的,再加上我这个人的心灵透明,思想纯粹,工作和生活圈子狭小,琢磨不出什么深刻、复杂的社会功利性问题,也琢磨不透现实生活当中那一些玄妙、实惠的事情,所以也写不出什么有社会价值,有人生意义的好作品。实话实说,我所写的这一些小文章,只不过都是自己多年来的工作和生活所积累起来的情感,忽然一时之间在心里头喷发而出的粗糙文字罢了。
去年春季的一天晚上,我和山东省作家协会的作家华德民先生坐在一家酒店的单间里喝闲酒侃大山的时候,从他的口中得知中国作家协会作家鲁雁先生正在着手组编一套齐鲁作家丛书。当时我心里一动,寻思着,我何不趁着这个机会跟着他们去凑凑热闹,整理整理以前所写的一些杂文随笔,再出版一本书,了却自己的一个心愿呢。
这个机会对我来说确实是挺不错的,可滥竽充数,不心虚是假的。事后,脑子里就好寻思着,如果因为自己这本书而影响了他们那一套丛书的艺术质量,那可是既对不起朋友又对不起读者了,以后可能也就不敢再动笔写点什么东西玩了,这件好事也可能就会成为我此生的一大遗憾。
我原本就是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贫嘴“张大民”,生活层次,思想境界,写作水平,高又能高到哪儿去!贫嘴是否能贫出点文学艺术意味来?是否能够贫出一些读者来?我的心里头根本就没有什么谱。
我整理出来的这本书,原本是想再请华德民先生或者是哪位作家朋友给写篇精彩的序文,可这段日子我坐在办公室里,一篇一篇的反复地看了看,心里面总觉的自己写得不怎么样,这上百篇文章几乎都上不了大雅之堂,也就没有勇气请哪位作家朋友帮忙了。
尽管如此,心却不甘,我总觉得这个社会不单单就是属于那一些社会名流人物的事情。贫嘴“张大民”也有他自己的人生精神和活法,谁也没有权利阻止他说说心里的大实话。所以决定出版这本原生态的杂文随笔的事情,也就有了一些眉目。
前些日子,鲁雁先生给我打电话,说他已经审阅了文集,感觉挺好,文学丛书就要排版了,让我赶快把出书的钱和稿件都给华德民先生送过去。钱,不成问题。可这些文章写得这么粗糙,这么粗俗,想要再修改修改都没有时间了,这可怎么办啊!
无巧不成书,那一天上午,我在办公室里坐在电脑前浏览“江山文学网站”的时候,看到了“江山文学网站”为了迎接江山文学五周年华诞,携手合作伙伴“印源网”,免费为“江山文学网站”签约作者印刷一本个性化图书。当时心里就寻思着,自费出书只要自己手里有钱,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还是先弄一本免费的书玩玩心情再说吧。
我的这本《琢磨》杂文随笔文集中没有序言,心里头总觉得像是缺少一点什么东西似的,一连好几天也吃不好饭,睡不好觉,脑子里总是琢磨着该如何写一篇序文才好。
既然不好意思开口请别人给这本书写序文,那就干脆抓紧时间,自己给这本书补上一篇序文算了。说起风来,那就是一团火。那天上午,我在办公室里坐在老板椅子上闭着双眼琢磨到这儿,便迫不及待地走到电脑跟前,一屁股坐下,开开电脑就敲打起来,一气敲打到这,江郎才尽了。
这可怎么办?忽然间,我想起梁晓声先生书写“领略赵忠祥”那篇文章当中的一段话来。
“我认为,了解一个人的可靠方式,最好还是读一读他们记载自己成长经历和对世事人生发表自己感想,感受以及种种感慨的文章。在这一点上,文如其人这句话还是有一定的根据。人们可以借其小说粉饰自己,包装包藏自己,但是散文,随笔,杂感这些文章,却堪称人们自己的心灵的镜子。小说大多是人们为别人而创作,别人为自己而阅读的东西。散文,随笔,杂感,却往往是人们受自己的情绪所左右,为申明自己的主张,表白自己的心迹而写的,是最大程度地摆脱了创作意识的精神产物。创作痕迹明显了然的散文,随笔,杂感,我一向认为是劣等货。因为对于读者意味着布了障眼法,具有了欺骗性。”
我之所以决定借用梁晓声先生这段文字来做这篇文章的主要筋骨,并不是什么拉大旗作虎皮,装饰自己,忽悠读者,而是我从心里头喜欢梁晓声先生所说的这一番实在话。
实话实说,一个人,尤其是像我这一类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能够原滋原味地将心里多年积累储存起来的东西,用杂文和随笔的文字形式,毫无保留地都披露出来给读者看看,也就算是一个挺有勇气的人了。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缺心眼,缺知识,又缺少金钱的小人物,能够再出一本残缺的书,又能给自己写一篇残缺的序文,这就已经是具有了一些人生意味,这也就足够值得他自己来骄傲了。


此文章共有篇 0 评论。 [查看评论]

保存到硬盘  把本文发送给好友:)  打印:一个小人物的骄傲

  版权所有: 乳山信息港  〖管理区〗